纳米盒徐进:要将在线教育从天上拉到地下,像十多年前电子商务一样

2019-10-11 纳米盒

| 本文转自“一鸣网”


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仅为705.2亿元;2014年突破千亿关口,进入快速发展通道;时至2017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突破2000亿元,同比增长28%;预计2019年有望突破3000亿元,2022年将超5400亿元。


循着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走势图,可以发现自2014年起产业火速崛起,这就得益于互联网技术,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使得教育行业挣脱了时间与空间的局限,人们获取知识的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涌现出大批颠覆传统教学模式的在线教育公司,纳米盒正是诞生于此。


在百鸣计划专题报道中,纳米盒创始人兼CEO徐进向一鸣网讲述了深耕在线教育行业多年的见解,一语道破当前市场困局以及未来发展趋势。



一场由磁带、录音机引发的创业理想


和多数投身教育行业的创业者们一致,徐进的出发点是因为家庭角色的变化,结婚生子,外在因素促使其不得不开始关注并重视教育。而真正触动到他的是2013年9月,开学第一天,还在上一年级的孩子抱回一堆新书,另有一摞语文、英语、数学、音乐等科目配套磁带。


为了配合孩子的功课,只有硬着头皮捣鼓这些个“老古董”,显然结局是崩溃的,搬弄着老套而又繁琐的录音机完全不符合IT人的特性,徐进当即决定做一个网站,将孩子所有学习音频导入,按照课本章节将其切割成细分板块并命名,孩子可以独立用ipad进行点击,继而将家长从中解放出来。



随着产品不断的升级发展,经历了网站到微信公众号的迁移,也吸引了大批用户,其中包括投资人。最初是上海岩桥资本找到徐进,其合伙人之一亦是纳米盒的第一批用户,双方一拍即合,徐进为此舍弃了华为的高薪工作,开启了“纳米盒”的创业生涯,算是正式踏入了在线教育的圈子。


当前国内在线教育产业主要集中在几个领域,包括婴幼儿早教、K12辅助教育、英语或其他语言培训、兴趣教育、职业培训等等,这其中K12赛道一直是大热,而徐进却独独挑中了小学教育板块。


问及原因,他表示,孩子的12年学习生涯分为小学阶段与中学阶段,称之为前六、后六,这两段时间内孩子的学习状态差异极大,而父母在这两个阶段中的作用也有不同。


小学段,学习内容基本由父母选择,遇到难题可以起到辅导作用,这时候孩子是学习者,父母是监督者、推动者、决策者;中学段,孩子的学习越来越有自主性,父母逐渐脱离学习圈,遇到难题也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时候孩子是学习者,父母只能是旁观者,这两个阶段的学习特征有着本质区别。


另外,小学段除了原本学科的学习巩固,还有更多时间去涉及课外读物等,讲究素质教育,而中学段相对来说学习压力变大,冲着中高考而去,偏向于应试教育。


综上,徐进认为,没有一个解决方案能够完美适用于12年,不如专注小学阶段,做到极致。


互联网教育是基于互联网的教育手段


关于“纳米盒”,其含义可一拆为二。纳米是极微小的长度度量单位,纳米材料又极其珍贵,而盒子是指一个容器,所谓“纳米虽小,有容乃大”,“纳米盒”低调务实之下暗藏的巨大能量空间众目昭彰。


徐进将纳米盒的功能分为三个板块,对应现实中的三款产品。


第一类是工具类产品,对标早年的复读机,对于小学阶段的孩子来说,其识字能力、学习能力皆欠缺,极度依赖语音听写,这就给学习机、点读机带来巨大市场,而纳米盒的出现让数千万家庭抛弃了古董复读机和昂贵的点读机,凭借手机点读的便捷性与良好体验,为家长辅导孩子带来了极大便利。


纳米盒就相当于一个功能和体验结合的手机点读机,其功能包括复读、翻译、连读、跟读,另外还支持定时、循环、变速等,并已获授权教材覆盖超过全国95%地区的小学,是获得教材授权最全的小学在线教育APP。



其二,微课教辅,对标传统的教辅书,这是每个孩子学习生涯中的必备品,也是从学校回归家庭场景后的学习延续。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家庭会给孩子购买很多教学辅导书取缔产品,为此,纳米盒教研团队亲自研发了自研课程,以5-15分钟微视频形式辅导小学语数英学科重难点,构建了独一无二内容体系,完美解决家长课外辅导教育的痛点。


其三,纳米盒网校。从学生时代看过来,课外辅导班似乎必不可少,而线下机构一般称之为周末机构,周中时间很难覆盖到,纳米盒网校就将辅导班由线下迁移至线上,对标线下辅导班,通过在线分组PK形式,高频互动问答以及AI技术运用,实现学生在家就能上辅导班,创新的模式及技术运用保证在线学习效果,课程由短视频的形式呈现,支持随时回放温习、课前课后作业巩固,并将实时学习报告反馈到家长手机。



不同于其他在线教育公司,纳米盒的师资皆为自有员工,不存在兼职教师现象。徐进强调,互联网教育是基于互联网的教育手段,首先是教育企业,而互联网只是进行教育价值服务的平台与手段,那么对于教育企业来说教师这个角色不可或缺。


纳米盒的教师包括平台授课老师和助教,授课老师汇集了优质中外教师资源,主要负责深度课程教研,助教则是督促学生到课与主观作业的批改。截至目前,纳米盒拥有教师团队200余人,占据企业人员规模一半,另有助教二三十人,因其角色本身要求不高,未来会启动外聘助教团队。


在线教育市场的理想与现实


入行四年有余,徐进笑称自己也算是业内人了,而对于当前在线教育市场现状,他却不甚满意。2014年是整个在线教育兴起的重要年份,每天都有大量项目趋之若鹜,高喊着在线教育的理想,所谓消除教育资源不均衡,用在线教育让优质教育资源更渗透,豪情万丈,好不热闹。


随着行业逐渐推进,在线教育本身的局限性逐渐显现,徐进将其分为两类:


一是网络驱动教学场景,典型案例就是在线直播课,用互联网重新构建一个授课学习场景,其优势毋庸置疑,节省路途时间、提供优质师资、运营成本降低、性价比高等等,但不可否认线上环境的教学接受度本就不如线下来的直接,微弱的优势并不足以与学习感受的落差相匹配,如果同时将线上线下两种课程放在面前,绝大多数特别是家长人群还是会选择线下;


二是人工智能驱动学习路径,就是所谓自适应,根据学习状态决定学习内容,系统先准备20道习题,发现有问题的部分巩固练习,没问题的部分就不再重复,这样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算是提高效率的方式,但是徐进却不太认可,他将其比做迷宫里的老鼠,就像是一只老鼠走到分叉路口,左边是奶酪,右边是空路,下个路口亦然,整个过程都是驱动之下的选择。


总之,在线教育存在的必要性不可否认,但近几年却在大环境的侵蚀之下磨灭了最初的理想,所幸这种模式还是越来越被人所接受,整个行业也在努力改善现有学习资源。徐进表示,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支撑更好学习体验与学习模式的能力基础正在提升,整个行业仍处在上坡阶段,但可以肯定的是,人们通过网络学习行为获取教育价值服务这个趋势是挡不住的。



资本热捧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洗牌阶段,这也是当前在线教育行业的现状,未来的巨头效应越来越凸显,小平台逐渐向大平台靠拢,徐进认可了这一说法的合理性。首先,无论从流量层面还是获客成本来说,巨头都有着天然优势;其次,由教育因素决定,新兴在线教育机构在教育层面功底必然不如线下拼搏数十年的教育企业深厚,发展遇到瓶颈之后只能寻求老牌教育机构的帮助,或收购或靠拢。


相应的,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怎么样的在线教育企业更易存活?第一,拥有解决流量和用户的能力,这也是所有互联网玩家的棘手问题,在互联网的世界里解决不了获客问题,断然没有未来;第二,能够充分为用户带去真价值的东西,毕竟在线教育做的还是教育的事;第三,一定是有规模化经营的企业,反之没有规模化就一定做不大。


或是起步优势,点读功能吸引了大批用户入驻,纳米盒从未因流量犯愁,更多考虑的是如何消化并服务好这些流量。截至目前,纳米盒APP用户数已近6000万。而对于未来规划,徐进似乎没有太多高谈阔论,他只希望能够脚踏实地把小学在线教育做好,将在线教育从天上拉到地下,让更多用户真实受益,就像是十多年前的电子商务一样。

亲,欢迎来到神奇的纳米盒,为孩子开启新视界!

  1. 微信里搜索公众号:纳米盒
  2. 用微信扫描左下方二维码关注纳米盒
  3. 手机扫描右下方二维码下载纳米盒APP
  4. 电脑浏览器访问https://namibox.com

纳米盒专注小学生课内辅导与成长教育,愿这个神奇的小盒子陪伴您的宝贝共同成长。因为有你们,所以有我们!

关注微信号
APP下载
阅读 567
我来说两句...
评论(0)
正在努力加载
回复:
提交回复